gorementarantuge

这个人很傻,不知道要写什么。

怀念旧校区(笑)

万寿高阳升塔极
蛇盘云近起风低
东临远睇尘霾和
涕如雨下泪沾衣

关于我的名字

gore,即core,动词,去除(水果的)核;
-ment,表示某个动作的结果或产物;
rant,怒吼;
ug,古词,十三世纪时表示“激起恐惧或厌恶”。

(这么久了好像也应该找个解释了

一觉醒来,透过百叶窗,觉得天色薄暮,微光暝暝,心中升起了无穷的悲哀。

今天培训的时候,遇到一道不等式的题目,非常特别——如果你从一开始就瞄准最终的形式走到黑,几无成功的可能;唯独在探索的过程中,你才有可能到达终点。“但行好事,不问前程。”饮冰老师如是说。

上个世纪许多人拼了命地考中专师范,失败,痛苦流涕,劝服家人,上了高中,最终发现本科学历变得重要了起来。

妈妈甚至不记得她为什么选择俄语专业了,或许是调剂的吧。她就这样不对口地教着英语,直到合校的时候,筹备二外俄语,上级领导才惊讶道:“居然有学俄语的!”现在,她已为俄语专业忙活几年了。

我们究竟是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吧。

请无视那个写错了的palm

那透过叶隙的

有些许散入尘气----

在午后的片刻歇息

有微风穿过

海浪激起风铃

有啼声唤醒鸟鸣

于此刻的凝视叹息

有时光似火

天空程明似空镜

又忽而滚滚雷鸣

雨!在这怒吼降临!

吞噬一切!吐出泡沫!

听!听!

丧钟响彻!

巨兽卷起巨浪!

冲向!冲向!

我爱这扑火的飞蛾!

写得太急了
就这样吧

学卡尔维诺但严重跑偏的结果

云下城

说它是云下城其实不大贴切。

这里少有云,太阳有时是毒辣的。好在无处不生长着浓密的针木,将阳光挡住。人们在树下就凉快极了,常常会舒服得打颤儿。

可是夏天一定要下地干活的。没有人愿做这件事,可是他们要养活自己,或者小孩,或者六七十岁的父母——这里少有人能活到八十岁的。

在云下城干活同别处不同。首先是这人一定要是壮年汉子,妇孺老幼一概不行。因为如果身体不够结实,就会像烛捻子一样,轻飘飘化作一股烟去了。其次工具一定要得当,夏天是地面都亮了,烧成了热玻璃,铁犁一触地,就淌了红水;至于木杆呢,刚拿出屋子就焦黑焦黑的。

那他们拿什么干活呢?因为一切有形者都要给烧化,所以便只能意念种地了。他们心中提着一口气,就将双手插入地中,然后让同伴用力地拉动他,这样把地犁完。之后的工作,也是类似的。

在绿色的针木与农田之间,是黄色的民居。因为这里平旷无际,所以房屋分布得极整齐。

黄土制成的房屋,屋顶水平。顶上铺着茅草,偶尔用来挡雨,常抽下来点炉子。上面常常还晒着山楂,玉米籽之类的东西,还放着一架简陋的梯子,芦苇竹子树枝拼一起砸吧砸吧装装样子。人们总是足够温柔和轻盈。

在特殊的季节,梯子被搭在屋顶与屋顶之间。人们在自家的屋顶上招呼客人,也常在别人家屋顶上歇脚。屋顶之上,自成一城市。

云下城就这样存在着。可是居民们并不高兴,他们知道,在天边的云上还有一座城市。那里四季如春,华丽的屋舍散布在高大的山峦之间,天上是层云,有雨。

也因此,他们永远以"云下"自居。

可或许有人,在凝滞的空气之中,向往这个炽烈的地方。



//本来想学那种轻盈的风格来着
//忽略意念种地吧
//